访《爱的“蟹”逅》编剧:年轻人恋爱电影竟是两个老头在搞

发布日期:2019-08-04 03:19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期,一部名为《爱的“蟹”逅》的小清新爱情轻喜剧全国上映了。我去电影院看了,故事有趣,还拍了许多上海和台湾苗栗两地的美景,非常打动人。

  这部电影讲了上海海洋大学在帮助台湾苗栗县养殖大闸蟹的过程中,发生在一对年轻人之间的爱情故事。

  上海海洋大学与苗栗县政府、苗栗县大闸蟹发展协会通过合作,形成了科学养殖大闸蟹的模式。截至2014年,苗栗大闸蟹产业三年累计创造产值近3亿新台币,因蟹拉动县旅游业增收近2亿新台币。苗栗已成为台湾的“大闸蟹之乡”。

  但看电影的人恐怕很难想到,它的总策划、总编剧并不是一名电影专业人士,而是一位搞了30多年对台宣传工作的“退休老头儿”——他就是上海市台办原新闻处的工作人员葛凤章。

  非专业人士怎么会想到拍大电影?葛凤章说,2013年他刚退休之际,接到国台办《两岸关系》杂志社的一个征集通知,他们要举办一个以两岸青年为题材的微电影征集评比活动。“我忽然想到一个主题,就是助台湾苗栗养殖大闸蟹。”

  他曾多次参与两岸养蟹的报道,之前还和同事沈杰到台湾和上海海洋大学采访,拍摄了一部电视纪录片《大闸蟹到苗栗》,并在央视《海峡两岸》播出。

  微电影和纪录片的形式完全不同,如何能写出一个有趣生动的微电影剧本,这让葛凤章绞尽脑汁。既然上网看电影的都是年轻人,那他们都会关心恋爱、婚姻、家庭等情感问题。“几经琢磨,一天,我突然脑洞大开,闪过一个灵感,把微电影的立意定位在沪台合作养蟹过程中发生在两岸年轻人之间的爱情故事。”

  这个故事也曾有过一个线月,上海海洋大学的大三男生赵明随学校组织的“海洋教育文化交流团”访问台湾,遇到了作为“东道主”的台湾海洋大学的大二女生高于欣。短短的十天旅程,两个年轻人互萌爱意。临别之际,小高拥抱小赵,从默默流泪变成了嚎啕大哭,央求他:“不要走好不好?”

  小赵回上海后,现代通讯为他俩建立了“热线多元用于给小高打电话。经过将近两年的爱情“煎熬”,小高悄悄地从家里拿出各种证件来到上海,2011年2月18日,两人在上海婚姻登记处领了结婚证书,有情人终成眷属。

  就这样,一部微电影的剧本创作出来了,名为《蟹为媒》,最终获得了“最佳剧情奖”,国台办宣传局还将此列入了年度对台宣传品制作计划。

  “我长期从事对台宣传工作,在职期间运用过许多传媒形式,搞过晚会、办过展览、写过书、出过画册、拍过纪录片,但就是没拍成过电影。”葛凤章不无感慨地说,“我也曾经和一些人合作过影视剧,但是最终都没有拍出来,拍电影就成了我一个始终未达成的心愿。”

  为了筹拍这部微电影,他找到了老朋友文化传媒公司总经理曹钢。曹钢一听回答:“就算是一部微电影,5万元拍摄费也不够啊,起码要20多万。这样吧,你把剧本先拿来看看。”

  这一看,曹钢拍案叫好:“这拍成微电影太可惜了,干脆搞成一部大电影!”这一回,葛凤章改变初衷,在微电影的基础上重新创作成为一部院线电影。

  拍成电影就更要考虑观众面、接受群,而讲年轻人爱情故事的电影自然也以年轻观众为多。基本脉络铺开后,葛凤章等人就开始不断开各种座谈会,并找机会“听小青年的意见”。“谈恋爱的时候怎么讲,有些讲法在年轻人中是怎样的,现代人的爱情观怎样的?”葛凤章笑了起来,“这也是一个年长者向年轻人学习的过程。”

  最有趣的一件事是他和曹钢去电影局见领导时,对方吓了一跳不敢相信:“这么一部小清新的年轻人恋爱电影,原来竟是两个老头在搞?”

  最终,电影的男女主角启用了两岸新生代演员,拍摄期间还需要大量协调两岸之间的多家单位。上海海洋大学、浦东机场、滨江大道、假日大酒店、锦江乐园、航空博物馆等,全都成了片中的主要场景。

  片中在台湾拍摄的份量很重,期间,台湾中华电影制片协会还帮助联系铁路部门上火车;苗栗县政府农业处帮助安排夜市、蟹农;原民处提供了台湾泰雅族的民族服装;苗栗县观光协会配合在泰安观止搭景。

  拍摄期间,葛凤章还第一次当了回演员,扮演戏中的王蟹农。当我问他是不是为了省点制作费用时,葛凤章笑了起来:“临时在台湾寻找蟹农扮演者也不容易,我就自己来跑龙套了。”

  这一拍戏才知道,平常看电影时经常会讲人家自然不自然、到位不到位,结果轮到自己演戏时才知道摄影机对着也会不自然的。葛凤章说,尤其自己是初次出境,表情也挺僵化的,很多朋友看了电影后都开玩笑说戏写得不错,但做演员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搞了一辈子的对台宣传工作,葛凤章对自己奉献了三十多年的工作非常有感情。“下一步我打算写一本小说,专门写对台工作中发生的故事。”

  建站程序结合最新引擎算法进行开发为全球互联网用户提供服务引擎秒收更利于您的业务开展我们期待与您展开更全面的合作